江苏省吴县市斗汲恫红木加工厂

十大文物盗窃案法律纠纷查询学生会的一己之见中国

2020-01-23 14:16

  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来自岛国的杀手,怎么能够对她动情呢?即便心里已经有些喜欢她,但是表面上也要表现的无动于衷才可以,怎么能够因为她的几句表白,就让自己‘乱’了方寸呢?看来自己的定力还是远远不足。。 如果换做是龙五那个大块头恐怕会第一时间把这个藤田未来杀死,丝毫不会有一点点怜香惜‘玉’的意思!

  就在韩雨晨想着这些‘乱’七八糟东西的时候,藤田未来粉脸微红,有些害羞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韩君不会讨厌我的,而且我经过昨天晚上的思考,也觉得韩君是我认识的男人里面,最年轻最英俊最有本事的男人,所以从今天开始,我要追求你,直到你喜欢我的那一天!”

  即便她是杀手,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吧?这简直就是赤~‘裸’~‘裸’的挑逗!

  他怎么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块案板上的鱼‘肉’,任凭对方的宰割呢?而且人家还是直勾勾的看着自己,点了点头,道:“嗯,这块‘肉’不错,我买了!”

  他登时翻了翻白眼,道:“未来,你是‘女’孩子,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呢?”

  藤田未来眨巴了两下自己的眼睛,道:“啊?韩君,为什么不能说出这样的话呢?难道喜欢一个人,不是应该要说出来吗?这样才能够让对方知道你的心思!”

  韩雨晨抬起左手,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道:“这个,未来,道理是这样,没错的,但是我们华夏国讲究含蓄,不喜欢直来直去的,明白我的意思了吧?”

  “可是我是岛国人,又不是你们华夏人!”藤田未来一脸委屈的说道,“而且我刚才已经说了出来,难道要让我把那句话收回去吗?我不是奥特曼,也不是机器猫,这种事情,我是根本做不来的,要不你当做我没有说过,那不就可以了?”

  明明他知道对方是一个杀手,可是却感觉到对方的一笑一颦,一言一行就和真正的藤田财团的大小姐一样,一点心机都没有,有什么说什么,也不知道藏着掖着。让他都感觉到有些奇怪了,到底对方的‘性’格就是这个样子,还是对方演戏的水平太高呢?

  他稍微思考了半天,也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而且自己用华夏人的思维要求一个岛国‘女’孩子,这也的确有些强人所难,所以他只能点头道:“这个,随便你好了!”

  “我就知道韩君对未来最好了,绝对不会让未来为难的!”藤田未来看到他这副吃瘪的模样,也忍不住吃吃娇笑起来,然后探起身子,在对方的脸颊上面轻轻‘吻’了一下。

  韩雨晨身子猛地一震,扭过头,看了她一眼,道:“未来,你这是要做什么?难道不知道我正在开车吗?你这个样子,很容易出车祸的!”

  藤田未来却是一脸开心的说道:“因为我知道韩君心里也是喜欢我的,那我就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我对韩君的爱意,这有什么大不了的?不过未来以前从来没有对其他男人做过这样的事情,这是未来的第一次,所以请韩君不要太介意!”

  韩雨晨听她这么一说,登时无奈的一笑:“未来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说……”他话语到了这里,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。

  因为对方喜欢自己,所以‘吻’了自己一下,这有什么要说的?而且自己对于人家亲‘吻’自己,非但没有一点反感,而且还有几分喜欢,那又何必继续装下去呢?

  藤田未来看到他这副表情,不禁掩口娇笑起来:“韩君,你放心好了,我是绝对不会告诉苏姐姐的,我会担心她生气,也会害怕看到她伤心的样子。因为我看出她是真心喜欢你的,我不想‘插’足你们两个人之间,可是我又喜欢韩君,那又该怎么办呢?不如我就当韩君的地下情~人好了,你们华夏国不是流行这个吗?两个人既可以在一起,又不用破坏其他人的感情,这不是一举两得吗?”

  虽然说她是一个杀手,但是毕竟她的身份是藤田财团的大小姐,现在却要跑到华夏国当一个男人的情~人,这如果让她的父母知道,肯定会被活活气死的吧?

  “难道不合适吗?”藤田未来歪着头,有些不理解的说道,“男人身旁不是应该有好几个‘女’人吗?这似乎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。你们华夏国不是经常有一句话,说是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,一定会有好几个漂亮的‘女’人,所以我也想成为韩君身后那个漂亮的‘女’人!”

  韩雨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这么奇葩的想法,感觉到在自己的世界观都有些凌‘乱’了。

  ‘女’人不都是喜欢吃醋的动物吗?看到自己的男人和其他的‘女’人在一起,都会吃醋半天吗?为什么这个藤田未来非但没有这样的想法,反而还愿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呢?

  “那会导致你一辈子都会没名没分的!”韩雨晨语重心长的说道,“因为结婚证上面根本不会出现你的名字,不会被大家认同的!”

  他原本以为自己说的这儿明白,对方肯定会理解的,可是谁知道对方眨巴了两下眼睛,道:“这又有什么关系?只要我自己喜欢就可以了,何必管其他人的想法呢?毕竟每个人的生命只有区区几十年,难道就是因为别的想法活着吗?那也太累了吧?再说了,我的父亲身旁就有好几个‘女’人,我数数有几个,嗯?”她歪着头沉思了一下,道,“哦,一共有七个情~人,而且和他关系不清不楚的还有十几个,我的妈妈也知道这个事情,但是她没有说什么,而且还表示大力的支持,至于其他那些‘女’人,也没有什么意见,大家不都过的相安无事吗?其他人看到以后,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  韩雨晨没有想到对方的逻辑思维真的和华夏国的‘女’孩子完全不一样,非但不担心自己男朋友身旁有其他好几个‘女’人,反而还希望对方身旁的‘女’人越多越好,果然是十分的奇葩。